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29.抖S的二十九天
    车水马龙的街头,穿着青蓝色制服的Scepter 4击剑队员笔直地站在街边,把想要围观的人民群众挡在外面。一台印着青色鹫尾花徽章的黑色商务车从马路的另一头开来,击剑队员恭敬地让开道路。

    “情况怎么样?”

    真田美里懒洋洋地把手搭在腰间的两把刀柄上面,抬头看着在楼顶带着面具不停叫嚣的权外者。

    “清藤冈,26岁,公司职员,突然觉醒了“异能”,然后被公司开除了,人质是他之前会社的老板。“异能”有点棘手呢。”

    比真田美里提前一步过来的秋山社水挠着头烦恼地说道。

    “啊啊,真是麻烦死了。”

    真田美里拿着旷音喇叭,对着上面一脸绝望的人质和动作愤怒的清藤冈面无表情地说道,

    “上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放下人质,束手就擒。我们会根据你的配合情况,申请为你减刑,不要一错再错了。”

    ......

    哪里抄袭过来的台词啊!!也太警察了吧?!虽然我们Scepter 4的工作和警察很像,可是我们不是警察啊!!

    “可恶,都是这个世界的错!如果不是这该死的世界,我怎么会...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啊!!”

    清藤冈摘下自己头上的面具,他的的脸不断有黄色的脓液滴落下来,把楼顶的水泥地面腐蚀出坑坑洼洼的小洞,已经无法把他在资料上清秀的长相联系在一起了。

    “呜啊,好恶心啊,如果我的脸变成这样的话也会想报复社会的。”

    真田美里看着他完全被自己的“异能”害得毁容的脸,捂着嘴反胃道。

    “美里队长,所以我才说他这样的“异能”有点棘手啊。”

    秋山社水无奈地看着真田美里,扶着刀柄说道。

    “恩,果然很棘手,长得这么恶心的样子,我也不想和他近身打斗。”

    真田美里赞同地点了点头,表情认真地说道。

    ......

    “美里队长,不是这个原因啦!是他的“异能”啦!“异能”!这种能力带着剧烈腐蚀效果的权外者很棘手啊,根本没有办法和他接触吧?”

    秋山社水指着楼顶的清藤冈,大声地对着真田美里吐槽道。

    真田美里苦恼地挠了挠后脑勺,对着身后的击剑队员说道,

    “没办法了,执行B方案。”

    “嗨!”

    真田美里继续拿着喇叭,对着上面的清藤冈说道,

    “长成这样不是你的错,可是再继续这样下去,就会走上错误的道路哟!你的母亲也不想你变成这样的人吧?”

    真田美里把喇叭伸到了穿着像满身脓包款式的外星人公仔的衣服,头上戴着发夹,身上穿着家庭主妇的围裙,手里抱着穿着一模一样的公仔衣服的黑白照片的击剑队员嘴边,

    “来,伯母也说几句吧。”

    “你这个不孝子!你这样对得起早死的老头子吗?!呜呜呜~老头子,你怎么可以那么早就丢下我们母子两啊,看看我们的儿子现在都变得多坏了啊?”

    击剑队员用小手帕摸着眼泪,完美地演绎了不孝子变坏的单亲妈妈的神态。

    “......我妈妈才不是这样样子的啊!!我也不是一开始就长成这个样子的啊!!”

    清藤冈被真田美里的戏弄更加生气了,抓着人质的衣领,把他挥舞到了楼外,双脚悬空,人质的裤子已经吓得湿掉了。

    “啊啊,B计划失败了呢。”

    真田美里一副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秋山社水的吐槽之魂完全忍不住了,

    “美里队长!!这样的计划根本就行不通吧!而且为什么要激怒犯人啊!人质现在很危险啊!为什么你们也那么配合地穿上这样的衣服啊!!”

    真田美里转头看着秋山社水的眼中闪过一道锐光,表情严肃,声音低沉地叫着他,

    “社水。”

    “嗨!”

    秋山社水看着真田美里正经的神情,吞了下口水,终于要进入正题了吗?

    “刚刚的吐槽,太弱了。”

    ......

    “美里队长!!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人质已经晕倒了啊!!”

    秋山社水疯狂地指着被清藤冈提着吊在大楼外面已经翻着白眼,失去意识的人质对着真田美里大声喊道。

    “嘛嘛,我们还是有C计划的。”

    秋山社水嘴角抽搐地看着真田美里一只手拿着一个脸长得很宗像礼司有五成像,穿着青蓝色Scepter 4制服的充气人偶,一只手拿着喇叭,对着顶楼的清藤冈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位就是我们Scepter 4最重要的“王”宗像礼司!来交换人质吧,无论你想对他做什么都可以。用刀捅他也好,把他的眼镜踩碎也好,让他趴在地上抚/摸你下半身溢出来的黄色液体也好,就算把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掰下来都可以哟。他身上可不只拥有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哟!”

    清藤冈一扫刚刚要报复世界的激动,面无表情,冷漠地一甩指尖带有强烈腐蚀性的脓液,和宗像礼司很像的充气人偶立刻漏气,瘪了下去。

    “嘶~”

    “室长!!”

    真田美里把漏气的宗像礼司人偶放在地上,跪在他一旁,抓起人偶的手,悲伤地低头捶着地,

    “不要死啊!室长!振作一点啊,室长!想想我们一起吃草莓酱的日子!不要放弃啊,室长!我现在立刻就帮你充气!”

    真田美里对着“宗像礼司”背后的充气孔不断吹气,却依旧无法让他逃开漏气的下场。

    “宗像!!别死啊,第四王权者青之王,戴着眼镜的鬼畜痴汉宗像礼司!!”

    真田美里跪在地上抱着“宗像礼司”,仰起头眼角泪水滑落,悲壮地大声喊道。

    “真田队长,请去工作。”

    伏见猿比古对着地上不停加戏的真田美里,一脸嫌弃地推着眼镜。

    “可恶,你居然敢杀了我们追随的“王”!我们Scepter 4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为室长报仇,你居然敢害青之王漏气了!”

    ......

    不不不,我们追随的“王”并不是这种充气/娃娃!!我们Scepter 4的室长也不是这种东西!!我们也并不想为“王”的漏气而报仇!!

    真田美里表情严肃地把手放在“白刃”刀柄知之上,蹲下了身子,

    “真田,拔刀!”

    “怯。”

    伏见猿比古表情颓废地咂舌,在终端机上确认了真田美里的拔刀申请。

    “拿命来!”

    真田美里原地起跳,不科学地直接从楼下跳到了楼顶,在半空中,清藤冈吓得下巴都掉下来的视线下,割断了清藤冈手里人质的衣领,让他快速往下掉。

    “猿比古!”

    真田美里把脚踩在人质脸上,把自己渐渐掉下的身体借力往上一跳,在人质的脸和真田美里脚接触的位置产生了明显的空气波动。人质光速往下砸去,被真田美里点名的伏见猿比古站在下面,一脸冷漠地挠了挠自己的锁骨,

    “怯。”

    “叮!”

    在人质即将掉落在地面上摔断骨头的时候,伏见猿比古飞出一把飞刀,穿过他的衣服,钉在了人质绷直脚尖就可以接触到地面的墙上。

    “还有一个。”

    真田美里笑眯眯地用刀鞘拎着清藤冈的后衣领伸到大楼外面,在他慌张害怕的表情下手腕一松,清藤冈就从楼顶往下面掉落。

    “啊啊啊!!”

    “叮!”

    伏见猿比古孰能生巧,利落地一脸嫌弃把清藤冈也钉在了离人质一拳距离的墙上,两人就连高度都是一样的。让伏见猿比古这个强迫症心情好了一点点。

    “收队。”

    真田美里直接从楼顶上的围栏轻巧一翻,身体如羽毛般轻盈,脚下甚至没有激起一点灰尘就降落在了地面。

    “哒啦啦!”

    真田美里像体操运动员一样抬头挺胸对着周围骄傲挥手。

    “真田选手落地姿势十分!十分完美的落地姿势!”

    三名击剑队员坐在不知何时摆出来的长桌前,戴着耳麦,面带微笑地点着头,手里举着十分的分牌。

    “怯,Scepter 4这样下去,真的没有问题吗?”

    伏见猿比古看着在真田美里的带领下,画风已经歪到外太空的Scepter 4,忍不住吐槽道。

    “美里队长,这个怎么办?”

    秋山社水指着地面上干瘪的“宗像礼司”,无奈地说道。

    “拿回去烧掉吧,“眼镜3号机”已经坏掉了。”

    真田美里淡定地挥了挥手,一点都看不出她刚刚还因为这个漏气的人偶而生气的爆成超级赛亚人的模样。

    “......”

    原来这个还是3号机吗?!美里队长你到底有多少个这种东西啊!!室长知道吗?!

    “这样的东西我有13个哟~室长也知道哟~”大概。

    真田美里一脸温柔地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睛带着鬼畜的笑意盯着秋山社水。

    噫......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室长!!

    “......Scepter 4真的没有问题吗?”

    伏见猿比古驮着背,双手插在裤袋里,无奈地说道。他是不是跳错槽了?

    真田美里回到车上,没有发现自己的眼里有一道紫色的光一闪而过。

    “真田...美里,和我一起下地狱去吧,刽子手!”

    阴影落下的墙角里,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对着Scepter 4离开的车子,眼神癫狂。

    Scepter 4室长室

    宗像礼司坐在茶室的榻榻米上,真田美里和淡岛世理跪坐在他对面,手里捧着茶。

    “室长,请用茶点吧。”

    淡岛世理嘴角勾起,把红豆沙淹没的茶点递给宗像礼司。

    “...副室长,先给美里吧。”

    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温和地笑着。

    “恩?我的已经在吃了哟,不用客气,室长。”

    真田美里在红豆沙上浇了一层厚厚的草莓酱,笑眯眯地看着宗像礼司。

    “......”

    真田美里转头对着淡岛世理说,

    “副室长,浇一些草莓酱会比较好吧?”

    真田美里把草莓酱浇在了宗像礼司面前的红豆山上。

    “可是,这样红豆就看不见了。”

    淡岛世理拿出红豆沙,加盖了一层在真田美里的草莓酱上面。

    “可是这样,红豆味就太重了。”

    真田美里又加了一层草莓酱封印在红豆山上。

    “红豆也很重要呢。”

    “室长的口味比较清淡。”

    “红豆室长也可以吃。”

    “果然还是草莓酱比较适合茶点呢。”

    “红豆沙和世间所有食物都是最搭配的。”

    真田美里和淡岛世理一层又一层地把草莓酱和红豆沙叠加上去后,宗像礼司面前混合着草莓酱和红豆沙的小山已经高到他的鼻尖了。

    “来,请慢用茶点,室长。”

    真田美里和淡岛世理手里拿着草莓酱和红豆沙,笑得一脸温柔。

    宗像礼司沉默地看着眼前散发诡异气息的红豆山和草莓酱,推了推眼镜。

    茶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