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30.抖S的第三十天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真田美里爱惜摸着手里纸张发黄发皱的课本,嘴里情不自禁地亲声读到课本,她早已倒背如流的第一句话。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要担心别人不了解自己,应该担心的是自己不了解别人。”

    温润如珠落玉盘的声音,清香的皂角味道,和一直深刻记忆里高大挺拔,仿佛永远不会倒下的身影。

    “哒”

    真田美里震惊地抬头看着那一头柔顺的白色长发在身后,俊秀的脸上永远带着温柔笑容的男人。不知不觉落下的一滴豆大泪水打在矮小的桌上。

    “松阳......老师”

    “怎么了?美里,不要哭了。”

    吉田松阳奇怪地看着真田美里,伸手温和地摸了摸她的头。

    “......”

    真田美里沉默地低着头,怀念又依赖地感受已经离她很远、很远的场面。好温暖,跟记忆里一样的温度和味道。好久不见了,松阳老师。我好久没有梦到你了。

    “噢~抖S美里哭了!假发,你的爱哭鬼称号要让给草莓酱魔王了。”

    银发的天然卷坂田银时指着美里肆无忌惮地嘲笑着。

    “不是假发,是桂。”

    脑后梳着黑色高马尾的桂小太郎板着脸,一本正经地顺口道。

    “不知羞耻。”

    紫色短发的高杉晋助满是嫉妒地看着享受松阳老师摸头杀的真田美里。他才不会像美里那样在上课的时候不要脸的哭出来求安慰!可恶,他也想要松阳老师的摸头杀啊!!

    “岂可修!你说谁是爱哭鬼啊,甜食天然卷!”

    真田美里看着熟悉的松下私塾的课室,看到让人怀念的伙伴们的身影,立刻恢复到童年的时光,和他们打打闹闹。

    “谁答应了,谁就是爱哭鬼!”

    “不要打了,要打银时去外面打,打坏了书桌可没钱买新的。”

    桂小太郎好脾气地劝架,天然黑的性格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喂,不许扔我的书!那可是松阳老师给我的!!”

    高杉晋助被波及后也上前拉架,结果被真田美里和坂田银时一人一拳下黑手。

    “师控走开!”

    “矮子走开!”

    真田美里抓着坂田银时的衣领,头发却被对方抓住,两人大声地一边扭打在一起,一边异口同声地喊高杉晋助。

    “(▼皿▼#) ”

    高杉晋助额头上爆出青筋,挽起衣袖扑向在地上不停压着对方打的两人滚在一起。

    “你们两个混蛋!”

    “高杉,你怎么也这样?!”

    桂小太郎无奈地拉着三人,在被波及的一脸淤青后也生气。

    “你这个草莓酱抖S!诅咒你永远嫁不出去!假发,你个人/妻控别压我衣服!”

    “ヅラじゃない,桂だ(不是假发,是桂)!人/妻才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银色天然卷,诅咒你长大变成没有用,只会打的帕青哥废物大人!矮杉,你个老师控别抓我头发!”

    “你这个仗着自己是私塾里唯一女生的男人婆我早就想揍你了!”

    四人在地上滚作一团,好好的课上不成了,教室也被他们弄得乱七八糟。吉田松阳笑容非常温柔似水地看着打得忘乎所以的四个熊孩子,浑身散发着黑气。

    “糖尿病天然卷!”

    “鬼畜草莓酱控!”

    “假正经人/妻控!”

    “不要脸老师控!”

    “碰!碰!碰!碰!”

    ......

    松下私塾的吵闹和互骂安静了下来,私塾的庭院里,四人的身子埋在地下,只有带着斗殴伤口和乱糟糟头发的头在地面。每一个人头上都冒出一模一样斗大的包。

    “安静下来了?看来,我以后还是这样给你们上课比较好。”

    四人面前摊开了课本,忍痛地听着吉田松阳在午后的阳光下,温和地坐在他们面前上课。

    乡下的空气很好,一呼一吸中似乎都可以闻到身心舒服的青草香味。身边可以打闹的伙伴,眼前教导自己生存之道的灯塔。这样的日子和场景,让真田美里依恋地鼻发酸,眼发红。

    “朝闻道,夕死可矣。早晨能够得知真理,即使当晚死去,也没有遗憾。”

    吉田松阳的声音变得空灵遥远,那脑海中清晰深刻的五官和身影模糊不清。

    “松阳老师?!”

    真田美里一眨眼,刚刚温馨温暖的场景消失殆尽。蓝天白云被火烧般的夕阳取代,淡淡清甜的青草味被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取代。

    刚刚还可以把打得不可开交的四人用一个爆栗就敲开的强大男人,刚刚还为他们上课教导的名师,刚刚还会温柔地摸自己的头,安慰自己不要哭的吉田松阳。现在只有一个被抓捕,双手绑在身后渐渐离去的背影。

    “松阳......老师!!”

    真田美里和身边的三位师弟被带着宽大斗笠天道众的用禅杖压跪地上,害怕、担忧地对着吉田松阳的背影大叫。

    “......美里、晋助、小太郎还有银时,这是为师最后的一个愿望,活下去!”

    吉田松阳停下脚步,侧头对着四人严肃认真地看了他们一眼。

    “我不会逃跑,放了他们吧。”

    天道众的鸠盯了吉田松阳几秒后,轻蔑地看着跪在地上四人说道,

    “小鬼们,算你们好运。”

    真田美里无力地跪在地上,低着头痛恨地紧咬牙关,拿刀的手在手心紧握出了鲜血。

    天道众...天道众...鸠...鸠...不可原谅...不能原谅...我绝对要杀了你们!!我要用你们的血,来平息我的仇恨!!

    “冲啊!!”

    “一个都别想逃跑!!”

    “是神行卫!!兄弟们,是美里队长带领的神行卫过来支援我们了!!”

    “襄夷必胜!!”

    真田美里穿着黑色的战斗服,“百藏”刀刃如死神镰刀,不断收割着眼前敌人的性命,为众多天人包围的友军襄夷志士撕开这场战争胜利的曙光。

    “可恶!肮脏的垃圾地球猴子,都给我去死啊!!”

    真田美里冷漠地砍碎天人的高科技枪,她身边的同伴、队友渐渐无力倒下。她没有回头,踩着脚下或熟悉、或并肩作战、或痛恨的伙伴和敌人的尸体勇往直前地前进。

    “美里队长,不要停!”

    “美里队长,我们会追上你的!”

    “美里队长,请把胜利带给我们的国家!”

    真田美里的神情比刀剑还要冰凉无情,身上散发出浓稠如质的杀气。我不会回头,我不会等你们,我会用手中的刀给你们带来胜利。所以......求求你们,快来追上我吧......

    “呵~呵~呵”

    原本黄色的地面已经被鲜血染红,战场一片寂静,只剩下真田美里一人脱力艰难的喘气声。初升的太阳照在她杀出一条血路,身后一整片宽大战场同伴和敌人构成的尸山血海。为了给襄夷志士带来重要喘息之期的一仗,她不能输的!

    可是,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只有她一个人赢得了这场仗的胜利......

    没有一个同伴眼睛是闭上的,所有人死前看向的方向是她的血路,即使断手断脚也用牙齿死死咬住了天人的脚筋,用自身为真田美里开路。

    “原来,又是一天了。”

    真田美里看着缓缓升起的太阳,避开自己身上黑色的战斗服不知是敌人还是同伴还是自己的血弄脏的地方,慢慢擦干净了刀上的血迹。

    “美...里”

    桂小太郎带着一小队人马前来接应,看到笑眯眯的真田美里和她身后的战场。即使身经百战也被这样如炼狱般的场景,冷得全身的血液都似乎凝固了。

    “哟,假发。”

    桂小太郎听到真田美里打招呼,下意识地回道,

    “不是假发,是桂!”

    “咚”

    桂小太郎身后的一个队友看着真田美里提脚走向他们的身影,害怕得跌坐在地上。没有跌坐在地上的人眼里也没有对取得一场重要胜利的功臣推崇和崇拜,而是像看到可怕的怪兽一般的恐惧和害怕,甚至向后惊恐防备地退了几步。

    “......呵呵”

    真田美里在桂小太郎生气地瞪了身后队友一眼后,对着自己担忧地视线下单手捂着脸,轻笑了起来。

    她有,那么让人惧怕吗?为什么要害怕我呢?

    “美里!战场附近不安全,我们回去!”

    桂小太郎抓着真田美里的手腕,不惧她骇人的杀气,脸色如常的把她拉回自己的小队之中。

    真田美里脸色苍白地坐在篝火边,听完高杉晋助说幕府将军被天人打了一发大/炮,就对天人大开天守阁,俯首称臣投降。甚至将军德川秀秀在全国发出通缉令,大骂襄夷志士为国家逆贼,且派兵镇压各地襄夷志士,所有人见之格杀勿论的消息。

    “血地之战,神行卫全军覆没......只剩下我一个人活了下来。”

    真田美里死死拽紧了刀柄,低着头,她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杀气了,

    “为什么......为什么天人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开/炮?!为什么幕府一定要在血地之战刚结束的这个时候投降?!高本、鸣风、藤田、亮、开油、柏水......那他们不就白死了吗?!哪怕早一天也好,或者哪怕迟一天......为什么要偏偏这个时候,让他们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啊!!”

    高杉晋助没有说话,任由真田美里哭湿了自己的肩膀,任由她在重伤未愈的情况下,用不痛不痒的力度捶打自己。

    “呜呜呜......可恶!可、恶!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那些混蛋!”

    桂小太郎坐到了真田美里的身边,手拍着她的肩膀,坚定道,

    “他们没有白死,襄夷没有停止。这个国家还需要我们来拯救,所有襄夷志士的牺牲都不是白死!”

    真田美里用力握紧刀鞘,战斗服上滴落她紧咬下唇掉落的红色鲜血。即使再怎么悲痛欲绝,她也要忍着!这里是战场!

    “如果受不了就滚回去!美里,我一开始就说过了,你不适合战场!”

    平日里最是懒散的坂田银时难得严肃认真地对着真田美里大声呵斥,

    “你忘了我们一开始的目的吗?!”

    怎么可能会忘记呢?我一开始只是想救出松阳老师而已啊!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我都不在意,我只是单纯地想救出松阳老师,然后我们大家......我们所有人都可以一起回到以前在松下私塾的日子。

    没有你死我活,没有战争和鲜血。每天最大的困扰就是松阳老师今天是不是又去哪里捡了个孩子回家?每天想的问题都是,今晚吃什么好?

    我真的......好想回到松下私塾去。

    “今晚...吃什么好呢?这个问题...真的好难啊。”

    真田美里站起身,抬头看着皎洁的月亮,眼睛红肿不堪。

    大家,我不会让你们白死,我会带着你们的份,活下去!

    “今晚吃巧克力圣地!”

    “不,我想吃咖喱。”

    “作为襄夷志士,怎么可以吃那么软弱的食物?!当然是吃乌冬面了!”

    真田美里看着三人很快就为晚餐打了起来,笑着说道,

    “哟西,那就折中一下,今晚吃草莓酱盖饭好了!”

    “喂喂喂!你折哪门子的中啊?!”

    “别开玩笑了,那种东西谁吃得下去啊?!”

    “吃那种狗粮会死人的,绝对会白死的!”

    Scepter 4员工宿舍

    “哟西,今天早餐决定吃咖喱好了。然后午饭是乌冬面,晚餐吃草莓酱盖饭,三餐甜点是巧克力圣代!”

    真田美里眼角含泪睁眼起床后,拿出了冰箱里的食材,对着煮好已经快到10时的咖喱,双手合十,笑眯眯道,

    “我开动了!”

    万事屋

    “新八叽,今天晚餐吃草莓酱盖饭。”

    “哎?为什么!那样的东西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就是,银时你自己吃就好了。我要吃鸡蛋拌饭阿鲁!”

    坂田银时看着面前散发狗粮气息的晚餐,嘴角勾起,吃了一大口,

    “真的......好难吃啊。”

    鬼兵卫飞船

    “晋助sama,今天晚餐您想吃什么?我在食材星买了许多美味的宇宙龙虾,听说无论怎么料理,都是很好吃的美食!”

    穿着紫底金色蝶花纹和服的高杉晋助,看着飞船外一成不变的浩瀚宇宙,嘴角勾起说道,

    “晚餐吃草莓酱盖饭吧。”

    “哎?原来晋助sama喜欢吃这样的东西?那我以后会给晋助sama每天都准备草莓酱盖饭的!”

    “不,只是今天而已。”

    江户那间什么都可以做的定食屋

    “伊丽莎白我和你说,草莓酱盖饭可是襄夷志士必吃的晚餐之一!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有吃一碗草莓酱盖饭都可以解决,而且还会看到天堂!”

    像在一身圆筒白布上长着鸭脸的诡异外星生物,举着牌子,

    ‘桂先生为什么今天晚餐要吃那么恶心的东西?’

    “哈哈哈,伊丽莎白这个问题问得好!不愧是伊丽莎白啊。”

    “嗨,客人你的草莓酱盖饭来了。”

    ‘不,我并不想吃这种东西。我想吃乌冬面!’

    “哈哈哈,伊丽莎白,你这样是没办法成为一个优秀的襄夷志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