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31.抖S的三十一天
    “啊啊啊!怪、怪物!”

    真田美里的眼里冒着红光,笑容甜蜜地牙龈都漏了出来,完全一副电影中杀人狂魔的样子。

    “美、美里队长,犯人已经抓到了。”

    道明寺安迪把权外者抓捕后,手脚发软地看着还没有尽兴的真田美里。

    “mo~我还没有玩够呢。”

    再玩下去,那个权外者就疯了呀!!

    “室长,权外者已经审完了,可以交上去了。”

    宗像礼司看着手中详细得把祖宗十八代都说出来的权外者口供,心中涌现强烈不安。

    “这次用了多久?”

    道明寺安迪虽然奇怪室长的问话,却还是恭敬地回答,

    “五分钟左右吧?我刚一进去,什么都还没开始问权外者就什么都招了。而且还一副怕自己说得不够详细的样子,什么事都招了。”

    宗像礼司拼着办公桌上日高暁的证件照,一脸沉思,

    “这是这个月,第几个了?”

    “哎?”

    道明寺安迪对着宗像礼司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题,认真调动所有脑细胞思考才get懂宗像礼司的话。

    “额......第三个吧?”

    宗像礼司没有抬起头,直接让道明寺安迪去叫伏见猿比古进来。他需要更多的证据,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

    “扣扣扣”

    “室长,有什么事吗?”

    伏见猿比古一脸颓废地走进室长室,双手插着裤袋。

    “伏见,美里近三个月经手的权外者有多少个?”

    “怯,23个。”

    “招供时间少于6分钟的有多少个?”

    伏见猿比古即使脑子很好使,可是那么详细的时间也需要拿出终端机连上Scepter4系统查看的。

    “怯,10个。”

    伏见猿比古的眉头一皱,他也发现了这个数据有点不正常。

    “美里最近有什么异常吗?”

    宗像礼司放下手里的拼图。他也不想怀疑真田美里,可是这样的情况,却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起来。

    “还是那个样子。在办公室痴汉自己的弟弟,把所有工作都推给我,翘班吃蛋糕或者回宿舍。”

    伏见猿比古一想到真田美里对自己的行为,忍不住打小报告。

    “除了这个呢?她在出勤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怯,她最近的抖S越发厉害了,从两个月前开始,渐渐喜欢追着权外者玩。”

    伏见猿比古在脑海里思考后,也开始察觉到不止数据不正常,就连真田美里也开始不正常了!

    “恩?然后呢?”

    宗像礼司知道伏见猿比古也差觉到了什么。

    “然后......她开始喜欢出外勤,就连不是她值班的时候都会在出勤车上看到她。完全不给机动队的人插手机会,全都是她亲自出手。而且真田队长......”

    伏见猿比古思考着要不要把之前见到的事说出来。

    “说下去!”

    宗像礼司把自己平时刻意收敛起来强大的威压释放。伏见猿比古微微挺直了腰杆,插在裤袋里的手也规矩地放在大腿两边,额头冒出几滴冷汗。

    “怯,还有就是之前有一次真田美里出勤的时候打红了眼,身上散发的杀气很重,差点把那个权外者给杀了。虽然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可是那个权外者也差点废了。”

    宗像礼司心中的思绪变化万千,眼里也是难得的严肃。

    “伏见,最近让美里负责情报,别出外勤。然后”

    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

    “24小时监视真田美里。”

    伏见猿比古的眼镜从鼻梁微微下滑,他震惊的眼神完全没有了镜片的遮挡。

    “下?!你让我监视真田美里?!还是24小时!”

    喂喂喂,那个女人可是Scepter4最忠诚的狗啊!她不是你宗像礼司最大的心腹和功臣之一吗?!

    宗像礼司没有为伏见猿比古解释的打算,毕竟这件事他也还在想,而且伏见猿比古肯定很快被真田美里看穿。

    智多近妖,说的就是真田美里。即使自己被石板改造过,可是真田美里依旧可以很快反应过来,然后跟上自己的思维。

    “会是精神系的“异能”吗?”

    宗像礼司一心二用地拼拼图,难得有点思维不定。他当然知道真田美里是不会背叛Scepter4的,甚至应该说不会背叛他。

    真田美里认定的从来不是王权者青之王,不是Scepter4的室长,而是宗像礼司他这个人。

    虽然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气氛和场面不算好,可是却意外感觉认识了很久。甚至在第二次见面时,两个就可以开始有了一些默契。

    ‘美里,如果有一天,我认定的大义和你的大义相违背,你会怎么做?’

    真田美里的身材偏瘦,但是该丰满的地方发育很好,如果是第一次见到她的人,很容易会被她精致的外表欺骗。

    宗像礼司犹记得那天真田美里对自己的话没有转身,而是回头,眼里带着坚定。

    ‘我会杀了你。’

    当时自己好像什么都没说,可是开心的情绪现在还记忆深刻。

    啊,原来真田美里真的了解自己,而且她不止发现,并且还很支持自己的野望——让石板消失!

    虽然青之王有着维护秩序的责任,不过让石板消失也是维护秩序的方法之一。

    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王权者、氏族和权外者的存在。秩序是必然的,拥有强大力量的人,总会想凌驾在秩序之上。

    真田美里不止了解,支持,还不遗余力地打算帮助自己!

    虽然石板的坚硬,即使核弹也无法让它有一丝裂痕,可是方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但是石板消失了之后呢?王权者的命运只有两个,达摩克利斯之剑跟着消失,王权者变回普通人。或者,达摩克利斯之剑坠剑,王权者逃不开死亡的命运,且对国家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

    唯一一个解决的方法,就是在坠剑之前,弑王!

    宗像礼司很好的收到了真田美里的决心。弑王的后果不是氏族可以承担得起的,善条刚毅他那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只断了一条右手而已。可是,正常的情况下,氏族也会随着弑王的惩罚而死去。

    真田......美里......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伏见猿比古回到行动室,房间里只有把纸质版的少年jump盖在脸上的真田美里一个人。虽然现在jump有了网络版,可是她还是喜欢去便利店买厚厚一本的印刷版。

    室长让自己监视真田美里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

    “猿比古,有事吗?”

    真田美里的声音从jump下传来,打破了行动室里的安静和伏见猿比古的思考。

    “怯,真田队长,请去工作。”

    伏见猿比古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真田美里果然很强,身体的感官也是敏锐过人。只是盯着她超过三秒,就被发现了,这样怎么监视她啊?!

    “伏见,室长让你监视我。”

    真田美里把少年jump拿起,锐利的眼神和斩钉截铁的语气。伏见猿比古紧张地悄悄吞了口水,面不改色“怯。”了一声。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Scepter4行动室里的空气很快压抑起来,两人眼神对视着。但是伏见猿比古的后背已经满是冷汗。

    “呵~”

    真田美里移开视线,倒在沙发上,继续把少年jump盖在脸上。伏见猿比古微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真田美里知道自己最近很是反常,有时克制不住的杀气,甚至频繁梦到过去参加的襄夷战争。

    血腥味、同伴的激愤、敌人的咒骂,血地之战的那一场是出镜率最高的梦境。

    如果只是这些她不会有这样的警惕,毕竟她刚过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梦到过很多次过去的画面。

    可是她有所怀疑的不止是梦境,还有她总是不可理喻的负能量和杀心。真田美里并不觉得自己有杀伐之心很重的人,虽然她杀气重,可是她懂得何为克制。

    但是最近她的的负能量越来越多,有时甚至到了不可排解后脑海中浮现她是然后杀了Scepter4所有人的画面。

    “怯!”

    真田美里收回自己刚刚无意间冒出的杀气,捞起放在身旁的“百藏”,经过眼神复杂看着她的伏见猿比古时脚步停顿了一瞬,很快就无视他去室长室。

    “宗像,我有事找你。”

    真田美里敷衍地敲了敲门,然后直接一屁股坐在和风茶室的踏踏米上喝茶的宗像礼司对面。

    “哦呀,伏见果然还是太嫩了,那么快就被美里看穿了。”

    宗像礼司挑了下眉,对真田美里那么快就拆穿伏见猿比古被自己派去监视她的事一点都不惊讶。

    真田美里留恋地摸着“百藏”的刀柄,眼神犹豫不决,但是很快就下定了决心。

    “宗像,如果有一天我的大义和你的大义相违背,那你就用这把刀,杀了我!”

    宗像礼司虽然知道真田美里贯彻的武士道,但是她这样完全是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他手上了!

    “为什么?”我真的值得你这么信任吗?

    真田美里没有收回递刀的手,表情漫不经心,眼神却很认真,

    “啊,虽然你是个眼镜变态,却意外让人信任。”所以,别再让我一个人前进了。

    宗像礼司嘴角上扬,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谢谢,虽然前面的形容词是多余的。”原来,我也没有那么孤独啊。

    真田美里起身离开,宗像礼司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美里,你可以回神奈川,还可以看看你弟弟。”

    “不,现在的我,太危险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

    没有一个人是例外,真田美里从她用刀出鞘的那一刻,就做好了随时死去的准备。她不怕死,她怕的是周围的家人和同伴因她而死。

    真田美里回到宿舍,没有出勤,没有处理情报,没有拆掉宗像礼司的监听器,自囚在宿舍里,接受宗像礼司24小时的监视。

    现在的她总是梦到以前在战场厮杀的场景,倒下的同伴,刀下的敌人,还有只有她一个人胜利的血地之战。

    “如果只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也太高估你了,只是这些可没有办法打败我!”

    真田美里看着厕所镜子里的自己眼中一闪而过的紫光,笑眯眯地把镜子打碎。

    “咳、咳咳!真是不得了的杀气呢,刽子手。”

    东京随处可见的一厅一室房子,少女捂着自己嘴里流出的鲜血,表情笑得癫狂,

    “哈哈哈,我明日江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持刀者,为刀者,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地狱里见吧,真田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