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33.抖S的三十三天
    “杀啊!!”

    “冲啊!!襄夷必胜!!”

    “该死的地球猴子!!”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熟悉又陌生的战场对战声,恶心又习惯的血腥味。

    我这是......在哪?

    真田美里提着刀,茫然地站在原地,和身边厮杀在一起的战场格格不入。

    “美里队长!请将希望、带给我们的国家!”

    真田美里被身边的人推了一把,跟着人流麻木地提刀挥砍,脚下倒下一个又一个长相怪异的天人。

    “跟着美里队长冲啊!!”

    “神行卫将战无不胜!!”

    真田美里看着身后穿着和自己一样制服的人,记忆渐渐回笼。啊,又梦到这里了吗?

    “又是......血地之战啊。”

    “鬼兵卫跟我上!!”

    带领着鬼兵卫的高杉晋助在西南方配合一身白色战服的坂田银时包围天人军队。

    “美里,你发什么呆!给我认真一点啊!”

    桂小太郎来到呆呆的看着这个印象中这场战役没有出现的情况的真田美里身边,一刀砍倒了偷袭她的天人。

    “假发,矮杉,天然卷?”

    真田美里直起身傻傻地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三人。

    “不是假发,是桂!”

    “喂,男人婆,现在是卖傻的时候吗?!”

    “我是天然卷惹到谁了啊?!”

    三人一边吐槽真田美里,一边把她密不透风的护在圈里。

    现实世界

    真田美里面无表情地扶着刀鞘,穿着一身青蓝色制服站在明日江身边。眼睛不是以往的黑色,也不是兴致来时泛起的红色,而是诡异不详的紫色。

    “太好了,你终于是我的了!刽子手,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哈哈哈!”

    明日江脸色苍白接近透明,脸颊泛着病态的红色。她像得到心仪已久玩具的孩子,开心的围着真田美里转圈。

    “明日江,把美里身上的“异能”解除,这里已经被Scepter 4包围,你无法离开这里。”

    宗像礼司手扶刀鞘,“天狼星”也感受到主人的生气而发出鸣叫。

    “哈哈哈,我才不怕你呢,我有了她,你们都不是对手!”

    明日江踮起脚尖,手上发出紫光附在真天美里的额头,眼神疯狂,

    “你们知道她有多强吗?无论是谁,无论你们有多少人,全都无法打败她。”

    宗像礼司握住了腰间的“百藏”,心中对明日江的危险指数又上升了一级。

    emmm......先暂停一下,我们把时间再一次前调。

    “美里,是时候出勤了。”

    真田美里挂断了电话,把电视剧的大结局调到DVD机里录下,拿起“白刃”出门。

    “真的是,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等到大结局的啊。早点结束吧,我还可以看到幕后花絮和演员采访。”

    真田美里坐上了宗像礼司的车,懒散地抓了抓黑色的头发,仿佛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出勤,而不是逮捕让人头疼警惕的权外者。

    “美里,你的眼睛刚刚”

    “啊,有紫光对吧?”

    真田美里无所谓地接话道,对自己眼里有时一闪而过的紫光已经习惯了。

    “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异样吗?”

    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看着在车上抱刀闭目的真田美里。

    “没有,就是想杀人而已。”

    “Soga,没事就好。”

    前面开车的日高暁感觉到一道冷气从尾巴骨窜到头顶,欲哭无泪。

    室长、美里队长,你们对这个怎么看都不对劲的异常也太淡定了吧?!

    “美里,杀气出来了。”

    “噢,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真田美里敷衍地道歉,和宗像礼司一时间没有再说话。车里的气氛,比墓地更加安静。

    “室长,美里队长,到了。”

    真田美里看着窗外偏僻开阔的视野,真是决斗的好地方呢。

    “室长,拿好刀了吗?”

    真田美里下车后一脸严肃地看着前方。

    “......我带了。”会是今天吗?

    “......那就好。”看来,就是今天呢。

    “诸君,拔刀吧。”

    “道明寺,拔刀。日高,拔刀。秋山,拔刀。夏本,拔刀。加茂,拔刀。伏见,拔刀。淡岛,拔刀。”

    真田美里没有动作,只是直直地站着,在明日江即使被那么多人拔刀相向也毫不畏惧的视线下,眼中的紫渐渐取代不断挣扎的黑。

    “过来吧,过来啊。”

    真田美里在众人震惊地目光下,提起脚步,回应了明日江和呼唤。

    “美里/美里队长?!”

    宗像礼司用刀柄挡住了真田美里的脚步,

    “回去!”

    “别......碍事。”

    真田美里的神情比刀剑还要冰凉,身上的杀气如巨山压顶般把周围机动队的队员们惊得跪倒在地,浑身冷汗,动弹不得。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宗像礼司。

    “美里!清醒点!”

    宗像礼司的呵斥和威压也无法让真田美里停下脚步,她笔直地朝一脸高兴的明日江走去。

    “美里......队长?”

    等真田美里收敛起杀气后,机动队的队员还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你想要什么?”

    宗像礼司握紧了腰间的“百藏”,如果不到最后一刻,他真的不想拔出这把刀。

    “持刀者,为刀者,我都要你们付出代价!”

    宗像礼司听到明日江的话,心中一紧。是他的错,他果然不该默许当初美里的决定。

    持刀者是他,为刀者是美里。可是,美里也是持刀者,所以明日江对美里的恨意更浓。

    “室长,现在该怎么办?”

    伏见猿比古死死地盯着真田美里,她刚刚真的是想杀了他们。

    “......”

    宗像礼司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他和真田美里都低估了明日江的“异能”,没有想到她居然可以控制住真田美里。不!还是有办法的,明日江本身战力并不高,很容易就可以抓到她。只要......杀了真田美里!

    “你们知道她到底有多强吗?”

    明日江握着真田美里的手,炫耀般说道,

    “在大军中可以如入无人之境,独自一人就可以斩杀成千上万的敌人。子弹算得了什么?对她来说,只有想杀的,和不想杀的人。”

    Scepter 4的人听到明日江的话,都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撒~美里,杀了他们。”

    真田美里闻言,纤细洁白的手握上了刀柄,所有人都绷紧了身体。真田美里到底有多强,他们可是有深刻的体会!

    “室长!”

    宗像礼司把手搭在“天狼星”上,还不到那个时候!

    “宗像,拔刀!”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真田美里的身影,睁大眼睛害怕错过她的一举一动。

    “......”

    真田美里没有拔出“白刃”,准确来说,她拔不出刀。

    “......真的是,拔刀申请都没有,怎么可能拔得出刀。”

    伏见猿比古直起身,悄悄地擦走额头汗水。

    “呼~”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气氛立刻轻松起来。

    “mo~美里居然在这种时候还想着手下留情!”

    明日江耍赖跺脚,不耐地打了真田美里好几巴掌,

    “啪!啪!啪!”

    真田美里精致的脸颊泛红带着情绪的巴掌印,看得Scepter 4的人员眼神复杂。没想到抖S队长还有那么乖被打得脸肿都不回手的时候。

    “咔嚓”

    “哈哈哈哈!!”

    Scepter 4的人员惊恐地对着拿着终端机狂笑的伏见猿比古,额头冒出的汗比刚刚真田美里用杀气压制他们的时候更多。

    “伏见桑,等一下发给我。”

    宗像礼司推了推,挡住了自己忍笑的嘴角。

    伏见桑、室长!!请带上我们!!

    “啊~啊,看来真的不能小看美里呢。既然如此,那就让你最深的恨意、最想杀之人出来吧!!”

    明日江将闪着紫光的手附在真田美里的额头,

    “让我看看你最想杀的人是谁!”

    鸠...鸠...天道众...天道众...

    真田美里被铜色的禅杖压着跪倒在地,宽大的草帽沿遮住了他们的眼睛,身上的黑色僧服与蔑视的态度是真田美里心中最痛恨的存在。

    “美里、银时、晋助、小太郎,答应我,活下去!”

    “杀了这个罪大恶极之人,我就让你们离开。”

    “银时!!”

    “不、不要!”

    “住、住手啊!!”

    “约定了。”

    松阳......老师......

    真田美里的眼前如走马灯不断上映过去在松下私塾的日子。天然呆的松阳,教他们识字、剑道的松阳,提着刀把偷跑去玩、救回他们的松阳,束手就擒、被鸠带走的松阳......

    ‘人之道为和,武之道为勇,武士之道为守。美里,你有想要守住的东西吗?’

    还有最后只剩下一个人头的松阳......只剩下一个头的人,还能活下去吗?

    “不、不要......”

    真田美里的脑海中只剩下松阳老师被放在白布上留着血的头,如月光的白发还会发着亮。

    “杀了他们,他们就是夺走你老师的人。”

    明日江在真田美里耳边说的话像恶魔之言,直接把她的痛恨和杀意激起波动。

    “美里!”

    宗像礼司听到明日江的话,猜出她或许看到了真田美里过去的记忆。老师对真田美里来说,就是不可触碰的逆鳞。

    “杀、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真田美里的黑发无风自动,身上的杀气崩腾而出,恨到极致的杀气形成滔天海浪向Scepter 4的人拍打而去。

    “美里......队长”

    Scepter 4的人被真田美里巨大形成狂风的杀气震慑,眼前甚至出现了她独自一人站在由尸体构成高山的尸山血海的幻觉。

    “蹭!”

    宗像礼司举刀挡住真田美里用刀鞘砍下的一击,两人的角力以两人为中心击出风暴,吹得周围的人睁不开眼睛。

    “室长!!”

    真田美里和宗像礼司的比拼,甚至差点把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逼出来。

    “美里,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谁!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杀了你......死ね!鸠!”

    真田美里已经被失去恩师的痛苦淹没了理智,完全听不进宗像礼司的话。

    “怯。”

    伏见猿比古顶着两人强大的气压,撑着身体想抓住明日江。

    “伏见,住手!”

    宗像礼司看着真田美里身后伏见猿比古还差一点点就抓住的明日江,阻止大喝。

    “碰!”

    “我不会给你们再带走他!!”

    真田美里的视野里,明日江成为了吉田松阳,而Scepter 4的人则是天道众,宗像礼司就是鸠。

    伏见猿比古被真田美里一刀打飞出去,跌落在地上咳出血来。

    “咳咳、咳!怯,那个怪物......”

    伏见猿比古捂着嘴,趴在地上艰难的起不来身,可想而知真田美里刚刚那一下有多狠。

    “室长,现在该怎么办?!”

    淡岛世理站在伏见猿比古身前,眯着眼顶住真田美里的杀气。

    “......抱着杀死美里的决心,尽力控制她的行动。”

    听到宗像礼司的话后,所有人都握紧了手中的刀。真的,只有这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