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35.抖S的三十五天
    西风瑟瑟,寒冬降临,只离开冰帝一段时间,真田美里却觉得好像隔了一个世纪。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隔了一个类型吧?”

    真田美里穿着长袖长裙的黑白相间女仆装,纤纤玉手点着下巴。

    “......美里学姐,为什么你要穿成这样?”

    加长私家车内迹部景吾看着身旁的真田美里,嘴角抽搐。

    “这样的服装才能突现大少爷的身份啊!”

    车子停下,真田美里率先走下车子,姿态比英国专业学院培训出来的管家还要女仆。

    “大少爷,学校到了。”

    迹部景吾挑了挑眉头,强忍耻度,在冰帝学院门口的学生们震惊、不可置信的注视下,神色自若,大开华丽气场地走下车。

    “请将书包交给我吧,大少爷。”

    真田美里接过了迹部景吾地书包,在桦地崇吾嫉妒的视线下,完成了女仆的第一天第一件任务。

    “那个是?!真田学姐!!”

    剑道部上学的成员看到自己最崇拜,最敬仰的真田学姐居然成为了迹部景吾的女仆而震惊。

    “迹部sama居然收服了真田学姐,真是太厉害了!”

    “可恶!迹部那家伙居然敢让真田学姐做这种事!”

    当然,真田美里的重返校园之旅也是两级分化严重。

    “美里学姐......你不用一直跟着我的。”

    迹部景吾看着课室里,真田美里挂着标准的女仆笑和站姿,比迹部家中专业训练出来的女仆更叫规范。

    “不,我现在只是大少爷的一个普通女仆罢了,请不要在意我的存在。”

    ......

    那么大一个人还穿着女仆装站在身后怎么可能不在意啊?!而且美里学姐,你好歹也有一点自己是冰帝学院的风云人物的自觉啊!!

    “算了,随便你吧。”

    迹部景吾捂着额头,转过身无视周围同学的窃窃私语,也无视桦地委屈的眼神。

    “小景......不愧是冰帝帝王呢,连真田学姐都可以收服。”给你一打666哟~

    忍足侑士用看着上帝的眼神看着迹部景吾,真是太厉害了。

    “侑士,你很闲吗?需要我给你洗洗脑子吗?”

    “区区小事怎么能让大少爷动手呢?让我来代劳就好。”

    真田美里在迹部景吾的玩笑话语刚落下,手上就冒出好几个瓶瓶罐罐。在忍足侑士和迹部景吾震惊、无力阻止的目光下,光速地为忍足侑士洗了个头。

    真田美里扯着忍足侑士头上的白色毛巾一甩,他立刻想去了一趟专业美容院一般,整个人帅了几百个档次。已经可以直接出道了,就连眼镜也变成了适合忍足侑士气质的金丝眼镜。

    “......”

    “好厉害!!”

    “不愧是真田学姐啊!!”

    “学姐可以帮我也来一下吗?”

    真田美里没有说话,只是把忍足侑士耳朵上的棉花拿下。他的两只耳朵里像喷泉一般,水柱直刷刷地喷出。

    “滴”

    整个班级的同学都被水喷到,除了被真田美里用毛巾挡住的迹部景吾。

    “嗨,忍足同学的脑子已经洗干净了,相信大少爷看不到他的脑子里的废料了。”

    真田美里笑嘻嘻地在迹部景吾一头黑线的视线下,把所有东西神奇地不知道收到哪里了。

    “......美里学姐,真是麻烦你了。”

    真田美里双手提起裙角,低头行礼道,

    “能为大少爷服务,是我的荣幸。”

    桦地死死地盯着真田美里,两人视线相撞一秒后很快错开。确认过眼神,是想抢少爷的人。

    “美里学姐,你看我的衣服,都湿掉了呢。”

    大岩·真田美里后援会干部·寺撒着娇,想扑进真田的怀(胸)里,敛下的双眼发出痴汉的光芒。真田学姐喜欢妹子,计划通!而且还可以抱到活的,穿着女仆装的真田学姐!!

    “啊!”

    真田美里用大毛巾一把裹住了向自己扑来的大岩寺,手腕一转,大岩寺就随着毛巾转圈。

    “不好意思,我的怀抱现在只有大少爷可以享用,而且你的衣服已经干净。”

    大岩寺停下脚步,看着自己身上崭新得闪闪发光的校服,忍着痴汉的泪水,道谢后回到了座位。

    “......真田学姐,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镜,奇怪地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新造型,和大岩寺的校服。那个毛巾是什么高级魔法道具吗?

    “佛曰,不可说。”

    真田美里用食指抵住了她的嘴唇,神秘一笑。这可是她吃饭的家伙呢。

    “别闹了,要开始上课了。”

    迹部景吾捂着额头,他当初是不是不应该聘请真田美里呢?

    “江户时代(1603年-1868年),又称德川时代。庆长八年(1603年)由德川家康在江户(今东京)开创幕府,江户时代开始......”

    真田美里站在迹部景吾身后,听着老师嘴角抽搐地尽力无视自己讲授日本历史。啊,原来她所存在的历史没有人知道呢。那么襄夷战争所做的牺牲,除了自己也没有人会了解呢。

    虽然真田美里在上学的之后就发现了这个世界的历史和自己世界是不一样的,可是还是会为这再一次深刻体会而感到悲伤呢。大概就是那种,错把同人当官方......

    “美里同学,不舒服吗?”

    真田美里抬起头看着全教室的人都注视着自己,面具式笑道,

    “不,老师请继续。”

    “美里学姐,你去校医室看看吧。”

    迹部景吾以为真田美里伤口发作了,斩钉截铁地把她赶去医务室。

    真田美里走在校园的偏僻之处,脑海中思绪万千。无人时像摸摸腰间的刀,发现腰间空荡荡的。啊,“百藏”和“白刃”都不在身边呢,她已经给了宗像礼司......

    “哎,美里学姐!”

    逃课睡觉的芥川慈郎躺在树下,开心地朝身如轻雁坐在树枝上的真田美里招手。

    “这个不是慈郎吗?”

    真田美里轻飘飘地跳下树枝,没有激起一片落叶和灰尘。

    “美里学姐,你怎么在这里,还穿成这样?”

    真田美里笑眯眯道,

    “我现在是大少爷聘请的女仆,当然得穿得符合身份了。”

    “Soga,美里学姐也是过来睡觉的吗?”

    “不是哟~”我现在不怎么喜欢睡觉呢。

    真田美里坐在草地上,静静地看着天空万里无云的景色。冰帝真漂亮啊,活着才能看到这样的景色。

    “慈郎?”

    “zzzz~”

    真田美里转头,看着芥川慈郎毫无顾忌、信任的在自己身旁睡着了。那白皙脆弱的脖子,真田美里只要伸手附上,然后用力一点,就可以让他在睡梦中毫无痛苦的死去。

    自己,有那么值得他信任吗?明明只是见过一面而已,为什么他会在自己身边毫无防备地睡着呢?

    真田美里不想再思考那么多了,放空大脑,脑袋枕在双手之上,用树荫遮阳,闭上眼睛养神。

    ‘美里队长真是太可怕了,你都没见识过她真正的杀气,简直就是战场修罗!’

    ‘听说神行卫的美里队长从来都不会在乎同伴的生死,每一次都只会冲在前方抢战功!’

    ‘是啊,是啊。神行卫的美里队长从来都不会在意身后同伴的生死,她可是个修罗啊,真可怕。’

    ‘听说了吗?神行卫的山本、高山和臣吉都死了,而且还是死在那个战场修罗美里的手里。真是的,战场不需要女人,他们跟着这样的队长死了也是活该。哈哈哈!’

    ‘真是太恶心了,那天我和桂大人去接应神行卫。你能想象吗?一整片战场,只有神行卫的队长活了下来,而且她还踩在自己同伴的尸体上在笑!’

    ‘该说不愧是没有感情的修罗吗?我估计她连神行卫死掉的人名字都不清楚!’

    ‘真是太吓人了,那个修罗眼里简直看不到人类该有的情绪。’

    ‘遇到这样的同伴,在战场上也只能顾好自己了,完全不敢把后背交给她啊。’

    ‘还说什么美里队长,她连自己的神行卫都没有了,哪来什么队长?!哈哈哈,简直笑掉大牙!’

    ‘神行卫的全军覆没,我看有一半的原因出在将领的身上!’

    襄夷志士虽然一心为国,可是质量也是莠蓁不齐。许多嫉妒真田美里的实力和战功的人所散播的恶意流言真田美里从不在意,即使流入耳中也不在乎,至少没人敢当面说她不是?

    可是,那天Scepter 4夏本退后的那一步实在让她心寒。自以为同伴的人,原来也是会害怕自己的啊......血地之战她第一次失去了所有并肩作战的同伴,抓捕明日江行动的那一次,她再一次失去了所有可以交之后背的同伴。

    两次都是她的缘故呢,血地之战她没有保护好神行卫,明日江行动她直接动手打伤了他们。打飞了伏见猿比古,看他的出血量或许伤到内脏了,用断刀刺穿了安迪、晓和夏本的肩胛骨,再偏一点他们就死了呢,也不怪夏本会惧怕自己。

    甚至自己打破了和松阳老师的约定,使去了十分力,若不是宗像礼司果断,自己就真的杀了他。

    怪不得她守不住想要守护的东西,毕竟是她先违法约定的呀。松阳老师,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拿出了十分力后很快就砍到了重要的东西呢。

    “美里学姐?放学了,现在是部活时间,你要去找部长吗?”

    真田美里在芥川慈郎还没碰到自己的身体就睁开眼睛,伸了伸懒腰,

    “是的呢,毕竟我现在是女仆啊。慈郎,现在是部活时间呢,你不用练习吗?”

    “不了,我换个地方睡就好了。”

    真田美里笑了起来,提着芥川慈郎的衣领,把他抓去了网球部。

    “逃避训练可没有办法成为网球王的哟~”

    “美里学姐?放开我,美里学姐,好过分!”

    “大少爷,请问您弄丢的是这只芥川羊吗?”

    迹部景吾对着真田美里手中一脸绝望的芥川慈郎,勾起嘴角,

    “不愧是美里学姐,桦地,不用去找慈郎了!”

    “......wusi”居然又被她抢先一步了!

    “毕竟我现在是大少爷的女仆,帮助大少爷是我的责任。”

    真田美里提起裙角再一次行礼。迹部景吾看着真田美里今天一整天都把自己放在女仆的位置上,不知道的都认为她对自己忠心耿耿呢。原来学姐还没有玩厌这个设定吗?

    “美里学姐,我记得你是运动全能吧?”

    芥川慈郎跳起身子,看着真田美里。

    “是哟~”

    “那美里学姐能不能和我打一场网球?我赢了,学姐以后就不可以抓我来部活!”

    迹部景吾捂着脸不忍直视自己居然有如此蠢萌的队员,而真田美里笑嘻嘻地应战。

    “真田对战芥川,一局定胜负,比赛开始!”

    “哔哔”

    自告奋勇的学生裁判吹响开始哨声十分钟后,

    “6-0!真田获胜!”

    “自作孽,不可活。”

    迹部景吾头疼地摇了摇头,对着倒在场上的芥川慈郎第一次毫无心疼。真田美里可已经不在正常人的范围之内了。

    “啊啦,那么慈郎以后需要把自己的蛋糕让给我了。”

    真田美里甚至还穿着女仆装,捂着嘴对着已经失去意识的芥川慈郎单方面定下了他输掉的赌注。

    虽然抢来的东西更好吃,但是不及看着对方不得不忍下心痛,亲手供上来的美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