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39.抖S的三十九天
    “那个混蛋!”

    真田美里摸着自己衣袖下的控制手铐,心中用十八种不同语言的粗口把宗像礼司骂了一百多次。

    “姐姐,没事吧?”

    “玄一郎,你下次见到像刚刚那样戴着眼镜的人渣跟你搭话就直接给姐姐打电话或者报警知道吗?那都不是好人哟,明明视力没有问题却还戴着眼镜的人都是变态哟~”

    车内一阵寂静,不,怎么看和对方那么熟的你也是需要远离。

    “真田姐姐,那些是你之前的同事吗?明明只比副长大三年就已经成为社会人士了,好厉害啊。”

    丸井文太一脸崇拜地看着真田美里,眼里发射出小动物的光芒。

    “是前同事,我已经和那些税金小偷没有任何关系了哟。”

    “真田姐姐,税金小偷是什么意思啊?是警察的形容词吗?”

    真田美里一本正经地教坏小朋友,

    “没错。税金小偷就是用纳税者的钱,却干着和证件职务不符的事的人。如果下次看到身穿同样制服的人,你们一定要绕路走噢。”

    “嗨~”

    真田美里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日本有这样的下一代还是有救的。

    “姐姐......”

    真田玄一郎嘴角抽搐地看着她,有这样的大人,这个国家已经没救了。

    “到达,请下车拿好自己的行礼,根据提前通知的房号安顿好。三天两夜的合宿正式开始,今天下午可以轻松的玩一玩,明天正式开始秘密训练。”

    “嗨~”

    立海大的诸位正选站在真田美里面前乖乖的回答。让真田美里再一次感慨,世界有正太的存在真是太棒了!

    “美里学姐,你的房间在这里,是单人间。”

    真田美里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阿拉,人家还期待着能和大少爷一起睡呢。”

    迹部景吾听到她流氓的发言,冷漠脸转身就走,

    “美里学姐,午餐时间到了,收拾好房间后就可以吃饭了。”

    “莫~冷漠的大少爷也很帅气哟。”

    真田美里关上房门,开始检查房间的设施和有没有被监视的可能。

    “这些东西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口不对心说的就是她!

    真田美里已经将宗像礼司丢给她的资料全部看完了,她走到庭院里用房间提供的火柴全部烧掉。

    “隐狼吗?真是帅气的称呼啊,我也想要类似于这样的外号呢。像什么金色的闪光,神之右脚之类的。氏族第一刀、最强青之氏族什么的也太难听了。”

    “姐姐,可以吃饭了。你在烧什么东西吗?”

    真田美里用脚将燃烧殆尽的纸灰用脚拨进土里。

    “烧了一些废纸。”

    “玄一郎,要和姐姐一起泡温泉吗?姐姐可以和你一起互相搽背哟~”

    “不了,姐姐,请你不要性.骚.扰自己的亲弟弟。”

    真田玄一郎坚定且严厉地拒绝了真田美里。

    “呀咧呀咧~玄一郎也开始长大了,明明小时候还会和姐姐一起洗澡的呢。”

    真田玄一郎震惊地看着她,

    “那明明是姐姐你强硬拉着我去的。”

    真田美里也不逗他了,还是让这群男生一起坦诚相待后友谊更近一步吧。

    “呼~这才是人生啊。”

    真田美里头顶着毛巾靠在温泉边上。不愧是财大气粗的大少爷,整个温泉只有她一人呢。

    “!”

    真田美里立刻睁开眼睛,锐利地环视烟雾缭绕的室内温泉女汤。虽然看不见人,但是她刚刚那一瞬间察觉到生人的气息难道是错觉吗?

    “哎,副长的发质原来那么好啊。”

    “小景,泡温泉怎么还穿着浴袍呢?只要围着条毛巾就好了。”

    “啰、啰嗦,本大爷当然知道了!”

    “迹部,你的皮肤好白啊。”

    “你们两个别玩了,水都跑到外面去了。”

    和女汤安静的氛围不同,用篱笆隔开的男汤倒是热闹得很。一群人打打闹闹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

    “话说,女汤现在只有真田学姐一个人吧?”

    “......”

    为什么这个说法这么让人觉得诡异?

    “哗啦~”

    “忍足君,难得你想和我一起洗吗?”

    真田美里的声音隔着篱笆清晰的传来,这么一想。这是个大温泉,只有一个篱笆隔着两边,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真的是一起在洗的呢。

    “不、不用了,真田学姐!”

    忍足侑士默默沉下身下,他只是因为温泉太热才会脸红的!

    “没出息。”

    迹部景吾对着忍足侑士摇了摇头,伸手接过了桦地递过去的水果。

    “那我先出去啦,不要泡太久,会头晕的。”

    真田美里换上了浴衣,用毛巾擦拭自己的长发。

    “真田老师,这里有一份文件说是给要亲自给你的。”

    “阿里嘎多。”

    真田美里抽出印着迹部财团徽章的文件,前面几页和她中午烧掉的那一份一模一样。

    “那个人渣!”

    只除了后面那页迹部景吾和真田玄一郎的户籍和国名资料,上面还印着Scepter4“二级机密”的公章。

    身为Scepter4三把手的真田美里,她的个人信息是“绝对机密”,家人的信息当然也是如此。除了宗像礼司,是没有人有权限可以翻阅这些的,这是对高级干部的保护。

    可是现在她家人的资料被降到了“二级机密”,只要是精英层的干部都可以看。这样,知情人也越多,被曝光的风险也大大增加。

    “怯。”

    真田美里已经辞职了,她已经不想再理会王权者的世界了。那些权外者根本不会去找普通人的麻烦,而且她也可以在公民资料库里将真田家的所有人的资料上锁。使用黑客的手段,而且真田爷爷是警视厅高层,家人身份是受保护的。

    “美里学姐,你刚刚放进去烧的东西哪里来的?”

    “不知道谁给我,可能搞错了。”

    迹部景吾嘴角抽搐地看着她淡定地将纸扔进火炉里烧,上面似乎印着迹部财团的徽章呢。

    “美里学姐,上面似乎有迹部财团的徽章。”

    “大少爷看错了哟,这绝对不是什么辞退信哟,也绝对不是你父母给我发来的律师信哟。”

    迹部景吾无奈地捂住了额头,

    “美里学姐,我会和我爸爸解释的。只是请你以后再也不要性.骚.扰我了,不然下次可能就不是律师信那么简单了。”

    “乌索,我原来还想着今晚可以夜袭大少爷的!”

    真田美里失望地捂着嘴,震惊地看着迹部景吾。

    “我晚上会锁门的,请学姐你注意一点。”

    “哎~一般的门怎么可能拦得住我呢?”

    桦地听到真田美里的话默默地蹲在了两人中间,用身体为迹部景吾隔开了真田美里这个用着正太控来掩饰自己罪行的禽兽。

    “那我去夜袭玄一郎好了,正好他和幸村一个房间呢。”

    “不,请姐姐你放过我吧。”

    幸村精市笑着对着真田美里说道,

    “真田姐姐,我的终端机快捷键是110,而且我晚上睡得很浅。”

    恩,好的,鉴定完毕。就算真田美里是个不得了的变态,但也不会是去夜袭13岁初中生的禽兽!

    真田玄一郎很在意今天遇到姐姐“前”同事的事,和立海大其他虽然也心有疑惑,但不愿多想、多说的朋友不同。真田玄一郎想问清楚这件事。

    “内”

    “碰!”

    一把锐利的刀锋透着入骨的寒气擦着真田玄一郎耳边而过带起一阵冷风。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姐姐这副模样,狠辣而无情,在月光下只能看到她眼里的红光。

    “桑”

    真田玄一郎跌坐在木质的走廊上,像是被漆黑中的狩猎者猎豹盯为目标,随时都可能被黑夜的怪物撕破喉咙,吞下腹中。

    “哎,玄一郎?多危险啊,在姐姐晚上进入房间之后不可以随便打开姐姐的房门哟~不然很容易打开自己新世界的大门哟~”

    真田美里将刀收回刀鞘,把房间的灯光打开。

    “姐姐......你刚刚在干什么?”

    “在冥想,是死神修行的一种方式。”

    真田玄一郎走进了真田美里的房间。很干净,也太过于干净了,所有的东西像是没有人使用过的一样。

    “姐姐,今天遇到的人,是谁啊?”

    真田美里跪坐在踏踏米上,用随身携带的白色刀纸给村雨做保养。

    “是不用在意的人,玄一郎不用想太多,姐姐已经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真田玄一郎在桌下握紧了拳头,不满道,

    “既然姐姐已经辞去了那么危险的工作,那么你为什么还不回家呢?姐姐还要继续上学的吧?虽然已姐姐的实力已经不需要再按部就班地读书了,可是立海大的高中或者大学,姐姐都可以考虑看看。”

    真田玄一郎猛然抬起头对着不发一言的真田美里大声坚定喊道,

    “只要姐姐好好的活下去,我就算每天吃草莓酱盖饭也没有关系!”

    “只有姐姐别再做那么危险的工作,也别再流出一副被全世界抛弃的表情,我什么都愿意做!”

    “别再......姐姐别再一副每天都思考着什么时候死去的表情了。姐姐,我们是家人啊,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着姐姐的。”

    真田美里把默默流下眼泪的真田玄一郎抱在怀里。她并不值得有人替自己流下泪水啊。

    “玄一郎,我血脉相连的弟弟。姐姐,并没有想去死啊。”

    “但是姐姐明明”

    “不是哟,玄一郎看错了!”

    真田美里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弟弟的反驳,不停拍着他的背说道。

    “姐姐的工作是特殊部队的队长,也就是类似警察一样。在抓捕犯人的时候难免要因为人渣上司的要求而使用特殊手段,任务危险倒是不危险,就是需要收起自己的良心。姐姐有很多敌人,为了保护你们,我才不回家的。”

    真田玄一郎似懂非懂地看着对自己真诚相待的真田美里。

    “真的吗?姐姐没有骗我吗?”

    “那当然了,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你总是骗我。”

    真田玄一郎不满地扭开头,推开了她。自己都长那么大了,姐姐还整天把他当做小孩子来看待。

    “我是没有骗玄一郎,只是有些事,我是不能说的。”

    “就像那个权外者一样吗?”

    真田美里肌肉绷紧,按下心中的焦虑,奇怪地看着他。

    “你是哪里知道‘权外者’这个词的?是谁告诉你的?”

    “今天遇到的那个宗像先生。他说姐姐把我的终端机号告诉他了,他告诉我的。权外者就是之前在竞技馆使用炸弹的犯人,也就是敌人的另一种形容词,但是只能在姐姐面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