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42.抖S的四十二天
    “蹭!蹭!蹭!”

    夜幕之下,在这样只有月光撒下的时候本就很考验人类的夜视极限,更别提要进行战斗了。可这些,都不会对两个剑术高手全力一战产生任何的影响。

    “碰!”

    真田美里和隐狼的对决让错落有致的树林变成了废墟,两个没有任何爱护环境意识的人,现在一心只想杀了对方而已。

    “哈哈哈!氏族第一刀,你也就不过如此而已啊。”

    再一次刀刃相撞,两边互相角力时,真田美里被压制下来了。

    “怯,大话可别说得太早了。”

    刀风吹过,真田美里的运动套装外套破出一道道裂缝,红色的鲜血并不是破皮般渐渐溢出来,而是被锐器划伤的喷射而出。

    真田美里每一次挥动刀锋,一滴滴鲜血就掉落到她的脚下。一条隐藏在黑夜中的血路形成了。

    “碰!”

    隐狼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身上一直披着的斗篷不见踪影,手臂上力度吓人的攻势震出了一道道伤口。

    “赫赫~”

    真田美里双手持刀,她的呼吸开始乱了,被自己的血液和汗水在她的脸上凝结使她不得不闭上自己的右眼。

    “感恩吧,我将让你成为我杀人刀术的第一个刀下亡者!”

    话音未落,隐狼的身影就在真田美里的眼中消失不见了。不!隐狼不是消失了,而是他使用了自己隐身的能力躲藏了起来!

    “沙沙~”

    晚风带起了地上灰尘和落叶,没有了金器相撞的声音,整个树林似乎又回到了两人还没开始时的寂静。

    可是,两人都知道,真正的对决才刚刚开始。

    “噗呲~”“噗嗤~”

    短短的几个呼吸,真田美里身上就多出了十几道深入骨中的伤口,淋漓的鲜血将她的红色运动套装染成了深红,衣摆下端开始滴血。

    “听说人的出血超过1500毫升就会失血而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真田美里跨步对着空无一人的声音源头砍了一刀。可是她知道,自己什么都没砍中。

    “哈哈哈!真想给块镜子你照照呢。”

    “呵呵~”

    真田美里的面色和口唇苍白而脆弱,她的皮肤开始出冷汗,手脚冰冷、无力,呼吸急促。这是一个人失血过多的症状。

    “困兽之斗。”

    真田美里单膝跪在地上,用妖刀村雨插在土里勉强支撑着身体,眼里倒映着站立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泊。原来人类的体内存在着那么多血液的啊。

    她的视野有些模糊,不止感觉到口渴头晕,甚至神志也有些不清了。

    隐狼看到真田美里似乎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影开始晃动,心中确信今天,氏族第一刀很快就会死在他刀下了。

    “哈哼~真是棘手的对手啊。”

    真田美里淡淡地闭上了双眼,踉跄地站起身体将手指发抖几乎握不住的刀垂下,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将自己的交给死神,迎接死亡的拥吻。

    “呼~”

    她感觉着风的变化,平定着自己的呼吸。有时候将眼睛闭上,能看见的东西反而多了起来。

    “最强剑客是我!”

    “碰!”

    隐狼全力挥出一击,真田美里抬手挡住了夺命刀锋,手腕上佩戴的金属手铐出现一道裂缝。

    “什么?!”

    “抓到你了。”

    真田美里笑了起来,甚至连牙龈都露了出来。

    “恶犬!”

    隐狼没有解除自己的异能,但是真田美里知道直接抓到他了。她单手横刀一砍,不远处的树木被看不见的物体拦腰撞断。白色的烟雾中隐狼的身影被打出来了。

    “咳!”

    隐狼吐了一口血,明显他被刚刚的冲击力重伤到了内脏。

    “不是拿刀的都是剑客,我只是武士。”

    真田美里单手提着刀,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趴在地上的隐狼面前。

    “啪~”

    隐狼转头自己的眼睛,两个电子手铐掉落在他面前。

    “咳咳、原来是这样吗。”

    原来她一直都带着抑制能力的手铐和自己打斗。

    隐狼无力起身,他身上的伤口不比真田美里少,而且刚刚的一击也把他之前的旧伤给崩开了。

    真田美里把冰冷的刀尖放在隐狼下巴,将他的头抬起,

    “你的这双眼睛是谁给的?”

    乌云散去,月光打在两人身上。真田美里面无表情地和隐狼脸上的金色兽瞳对视。

    “我不会说的。”

    隐狼咧嘴一笑。他不在乎自己的性命被掌握在另外一个人的手里,他只想看看这个女人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啊!!”

    真田美里抬起手冷漠地用到刺穿了他的肩膀,甚至还转动手腕扩大伤口。

    “是人体实验吗?”

    “......你猜?”

    隐狼即使被她的审讯手段疼得满头大汗,笑容却依旧嚣张。

    “基地在哪里?”

    真田美里掐着隐狼的脖子将他一把提起,狠狠地贴在树干上。

    “......咳、咳,我、我不知道!”

    隐狼下意识地挣扎起来,用指甲抠挠着真田美里的不断收紧的手指。

    “怯。”

    黑暗之中,看得出被一场激烈的战斗破坏殆尽的树林中央,只有一颗枝叶茂盛的大树静静地立在那里。树身上一个失去意识的男子浑身是血地被自己的佩刀断刃订在上面,就像是一个示威和警告的场景。

    “来晚了吗?”

    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视力良好的他在远处就能看到这一诡异的景象。

    “......室长”

    道明寺安迪有些害怕。静悄悄的树林只有血珠像坏掉的水龙头滴水一样滴落。被隐狼的一小块影子覆盖的地方有一摊血迹,不难看出他身上受到了怎样的酷刑。

    “还活着吗?”

    日高暁和秋山社水上前放下了隐狼的身体,夏本将手指按在他有着淤黑掐痕的颈上,还有微弱的脉搏。

    “还有气息。”

    宗像礼司上前掀开了隐狼的眼皮,他的那双金色竖瞳还呆在他的眼睛里。看来他让淡岛世理去排查有没有人暗地进行人体实验的基地是对的。

    “美里桑,到现在你还认为自己真的可以完全退出王权者的世界吗?”

    宗像礼司抬头对着漆黑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枝道。

    “我后天会带玄一郎去Scepter4检查登记。”

    树干上落下一人,宗像礼司对着真田美里落地时发出明显的脚步声响挑了挑眉。

    “明日江想见你一面。”

    真田美里冷着脸顿了顿脚步,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队、美里桑,你有东西忘了拿。”

    秋山社水改口叫住了真田美里,将夏本递给自己的急救包向她抛去。

    “......阿里嘎多。”

    真田美里回过头抬手轻易地接住了急救包。

    “室长,这个手铐需要作为证据带走吗?”

    道明寺安迪用手帕将沾着血液的电子手铐捡起,疑惑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不用,扔了吧。”

    真是让人操心的部下呢。

    Scepter4的后续收尾工作进行成什么样真田美里就不知道了,她在将立海大的各位一个个送到家门口后才将车开到真田宅前。

    “回来了?”

    真田爷爷对着下车动作有些不自然的真田美里皱起眉头。

    “啊,我回来了。”

    真田美里依旧吊儿郎当的模样,手里抱着干净的妖刀村雨。

    “来吧。”

    真田美里和妈妈说了几句就跟着真田爷爷一起向后院走去。

    “美里和爷爷真是默契呢。”

    真田夫人倒是没什么感觉,她已经习惯这对爷孙两神神秘秘的行为了。只有真田玄一郎担忧地看着自己姐姐的背影。

    “姐姐......”

    “换刀了?”

    真田爷爷和真田美里两人跪坐在剑道场内。

    “工作也换了。”

    真田美里单手撑着身体,随意地端起面前的茶杯打量着上面的图案。

    “Soga,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真田爷爷有了一瞬惊讶后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走一步看一步吧。爷爷,玄一郎觉醒了异能。”

    “恩,我猜到了。你看出是属于什么方面的能力吗?”

    真田爷爷虽然知道权外者,可他并没有介入那个世界,关于这方面的情报真田美里了解的比他要详细。

    “还不确定,可能是防御系或者精神系方面的。我明天会带玄一郎去Scepter4做一个详细的检查。”

    “以监护人的身份吗?”

    真田爷爷看着无趣把玩着刀柄的真田美里。

    “不,以担保人的身份。我会将自己的资料登记入《特殊人员管理档案》,作为交换玄一郎将免受青之氏族的监视。”

    真田爷爷知道真田美里没有说出口的条件。如果她真的登记了《特殊人员管理档案》,那么她将会被Scepter424小时监控。

    她为了玄一郎将自己的自由交换出去了啊。

    “Soga。”

    真田爷爷突然觉得自己或许真的老了,面对自己的孙女为了保护自己的孙子提出的办法他居然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

    美里没有觉醒异能,可她的刀术已经比拥有异能的人还要强了。如果自己当初强硬一点的话,她肯定不会介入那个世界。

    “老头子,玄一郎是我的弟弟。”

    真田美里哪里能看不出真田爷爷的担忧和自责,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保护这些重要的羁绊而已啊。

    “你身上的伤还好吗?血腥味很重。”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被自己的小辈安慰了呢。

    “明天就好了,我服了特效药。”

    秋山社水给她的急救包里放置的药物都是快速治疗外伤的药物,虽然副作用是伤口愈合时的疼痛感增强了一千倍,不过效果倒是显著。

    “美里,注意身体。”

    真田爷爷摸了摸真田美里的头发,这样亲昵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老头子,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

    真田爷爷摇了摇头,欣慰地看着她,

    “美里,你的人生该为自己而活。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去选择你自己想要选择的世界。家人不是你的累赘,而是你的壁垒。”

    “......”

    真田美里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看着庭院的枫树,叶子已经要掉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