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今天吃什么好呢 > 43.抖S的四十三天
    “我真的有资格拥有家人吗?”

    真田美里给刀刃做好日常保养之后,看着在月光下冰冰凉凉的刀刃。她的手沾满了血腥,甚至已经对杀人有了麻木的心态。

    犹记得当年她自己第一次上战场时,身边刚有轮廓的神行卫同伴在一边因为杀人的罪恶感而呕吐,她却抱着刀无奈地看着他们。

    “美里队长你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啊?对比得我们好差劲啊。”

    “呵。”

    当然不会有事啊,因为她已经习惯了。

    第一次杀人是在5岁的时候,她被人贩子抓住,拔出他腰间的匕首,慌张地用尽全力捅进了那个人的肚子。

    “噗呲~”

    那种第一次用刀没入人体的感觉她还清晰的记得。红色的水源源不断溢出,将被染成了红色的刀子艰难地一点点□□后,人贩子痛苦的倒下了。

    “救我、不要、求救救我!”

    “叮。”

    然后呢?

    她害怕地丢下了匕首,慌不择路地逃跑了。

    她有感觉到负罪感吗?她有因为杀人而呕吐吗?

    不记得了。已经是太久远的事情了,久远到她甚至不记得那个人贩子的模样了。

    等她回过神来,已经偷了一件衣服去河边将自己身上的血洗干净了。那件杀人的证据甚至被她用来做生火的材料,被烧得一丝不剩。

    在那个年代,尸体并不是一个值得过多注意的存在。好心人看到或许会将他埋了,更多人可能只会上前收刮尸体身上的钱物后转身离开。

    “松阳老师,我要怎么活下去呢。”

    真田美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认真地思考人生。

    未知生,先知死。

    在她还没有拥有名字的生活里,这就是她的真实写照。每天都惶恐死亡,她也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她只是不想死而已。

    不想成为被人搜刮的不知名尸体,不想死在荒无人烟的野外成为野兽的晚餐,不想毫无意义的死掉。

    她用尽办法活着,偷盗、啃树皮、抢劫。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她只是一个孤儿,一个父母不详的流浪儿。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毫无头绪的流浪。

    啊,还有剑道。

    她在经过一个剑道场时偷看别人练习剑道,因为她觉得很厉害。在看到一个腰间佩刀的武士出刀砍死了一个恶人后她被惊艳了。

    如果她也会这样的招式,她是不是就能活得更久了?

    在那个不和平的世界里她活得很好,因为她遇到了教会自己如何出刀的名师,也有了和自己一样经历的同伴。

    可是这个世界呢?

    安详、和平、美好。这个世界很漂亮,很多人连虚假的血腥场面都受不了,甚至看到尸体还会害怕的尖叫。

    她就像一个脏兮兮的乞丐,成为了一个纷华靡丽城堡的继承人,巨大的落差让她和周围格格不入。

    她有了爱护自己的家人,这是她有时睡觉做梦时才会梦到的场景。大家做在一起吃饭,和那些贵族一样,不用为衣食住行发愁。

    除了松下私塾,她又拥有了一个不用警惕地抱着刀睡觉的地方。这是一个和平的世界。每一天睡醒都不会有你死我活,也不用担心晚上还能不能睡觉。即使进入深度睡眠也不用害怕有人会给自己来上一刀。

    “真好啊,这个世界,真好啊。”

    真田玄一郎被Scepter4穿着白色实验袍的技术人员带去做检查,真田美里骗他那些人是医生,这里是专门为VVIP的人做全身检查的地方。

    玄一郎一开始还是半信半疑,直到看到那些打扮得像医生一样的科技人员,还有一看就很高科技的设备之后才相信自己没有被姐姐卖掉。

    “哦呀~真是幸运的弟弟君呢。”

    科技部在地下一层,他也就没发现这里是他曾经来过的Scepter4。

    “明日江在哪里?”

    真田美里穿着便服看到玄一郎喝了杯水睡着后才转头地看向宗像礼司。

    “禁闭室。”

    宗像礼司看着手里真田美里填写的资料,等他定下真田美里的危险等级后她就成为Scepter4监视的权外者之一了。如果她不加入氏族的话。

    “需要我让人带你去吗?”

    真田美里对着宗像礼司笑眯眯道,

    “不,我会路。”

    禁闭室是Scepter4的监狱。和所有监狱一样昏暗的环境和三指粗的特殊铁分割出一个个只容手臂通过的格子。

    二十平米大的地方只有一张简陋的木板床和厕所,这就是所有被逮捕的权外者住的地方。

    “哟~明日江,我该说好久不见吗?”

    真田美里弯下身子,笑容甜蜜地看着脸色苍白憔悴的明日江。

    “呵呵,还真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呢,真田美里。我还以为你离开了,没想到主人一叫还不是跑回来了。”

    明日江背靠着墙,嘲讽地看着她。

    “很多人这样说过我,不过比起狗我更喜欢恶犬呢。因为恶犬可没有主人这种东西。”

    真田美里歪歪头,笑着认真道。

    “被自己的王差点杀死的感觉怎么样?被同伴害怕的感觉好吗?”

    “还不错,至少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辞职,连报告都不用打。”

    真田美里凑近身体对着明日江低声道,

    “你想离开这里吗?”

    “我还在这里。”

    背对真田美里而站的伏见猿比古警告了一声。她没有理会甚至回头,而是继续对明日江道,

    “我可以做你的监护人,你还要继续上学的吧。”

    明日江听到真田美里的话仰头大笑,讽刺地看着她,

    “就算死,我也不会让杀父仇人做我的监护人!”

    “Soga。”

    真田美里笑容淡了下来,认真道,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重新开始呢?”

    “不需要,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到那个干净的世界里了。”

    明日江似乎觉得很无聊,扭头不看她。

    “你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死吗?”

    “那是因为你杀了他!!你这个侩子手!都是因为你杀了我爸爸!!”

    明日江发疯般扑到铁牢前不停地拍打着,眼泪悲伤的掉下来。她伸出手抓着真田美里的衣服不停拉扯,想帮忙扯开她的伏见猿比古被真田美里伸手制止。

    “明日江,你的父亲是叛徒,他杀了很多人。作为堕落氏族干/部的他杀了很多人,我是去斩除叛徒的。”

    “那又怎么样?!那是我爸爸!是我唯一的家人!!”

    真田美里大力扯开了明日江抓着自己衣服的手,冷笑道,

    “那他也是个叛徒。”

    “不得好死!真田美里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明日江更加疯狂了,甚至用监牢里的东西向她砸去,虽然都被牢门给挡住了。

    “真田美里!你这个没有家人的怪物!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我要杀了你!恶心的怪物!我要你不得好死!禽兽!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真田美里静静地看着她发泄,眼里什么都没有。

    “呵呵~”

    明日江发泄完之后凶狠地盯着她不停大喘气。

    “嘛,也很多人这样说过我呢。”

    真田美里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摊手道。

    “哈哈哈哈!真田美里,你真的不害怕吗?你每一次出刀都让这个世界充满一份仇恨,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害怕吗?”

    “我不怕,因为我已经就做好了被人杀死的准备。”

    真田美里贴在铁牢上,笑着道,

    “杀人者,人恒杀之。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恶魔!你这个恶心的恶魔!!你会下地狱的!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无所谓,何况我比起天堂也更喜欢地狱。”

    真田美里转身离开,明日江的悲凉的低头道,

    “你还记得他吗?明日三郎,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你还记得他吗?!”

    “......不记得。”

    【不、不要!求求你别杀我!我将所有的钱都给你!我还有一个女儿,她是权外者,她的能力很好用,我可以卖了她给你很多钱!求求你别杀我!】

    “碰!”

    明日江狰狞地趴在铁牢上对着真田美里的背影不停地伸出手在虚空抓着,眼角落下一道血泪,

    “真田美里!!我要杀了你!真田美里!!你不得好死!!你这个魔鬼!!杀人凶手下地狱去吧!怪物!!”

    真田美里走出禁闭室还能隐约听到明日江满腔恨意的咒骂和诅咒。

    “撒,那我就先去接弟弟了,伏见君不用给我带路了。”

    伏见猿比古挠了挠锁骨,他刚刚听到的对话信息量太大了,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呢。

    “怯。”

    真田美里将接受完检查的玄一郎带走,三言两语就将他疑惑自己怎么会无知无觉睡着的事情忽悠了过去。

    “室长,真田队长已经离开了。”

    “嗯。”

    宗像礼司应了一声,奇怪伏见猿比古还没离开地抬起头,

    “还有什么事吗?”

    “怯,明日江说真田队长杀了明日三郎是怎么回事?Scepter4的行动档案里可没有这样的行动。”

    伏见猿比古很奇怪,他明明记得明日三郎是死于车祸之中的。宗像礼司可没有给予真田美里格地击杀的权利。

    “特殊行动,是我批准的。”

    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暗示他不要多说也不要去查。

    “怯,我可没那么多好奇心。”

    伏见猿比古见宗像礼司这样也就离开了室长室。宗像礼司拿出了一沓代号“毒蛇行动”的行动报告,上面的都是手写的人名,在Scepter4的职位、在堕落氏族的地位、认罪口供和死亡时间,最后还有真田美里的签名。

    一共32人,都是真田美里加入Scepter4后用三个月的一个个查过去和杀死的叛徒。

    “还真厚啊。”

    宗像礼司将这些资料放回了抽屉的暗格中,全世界只有这一份。因为是手写的,所以连电脑存档都没有。